号天跺地地哭撒野打滚地哭顿足捶胸地哭呼天抢地寻逝世觅活地哭令人窒息的痛哭哭成泪人似的哭得悲哀欲绝哭得逝世去活来哭得哽咽难言掩面而泣唏嘘饮泣抽抽搭搭地哭抽抽泣噎地哭一把眼泪一"> 号天跺地地哭撒野打滚地哭顿足捶胸地哭呼天抢地寻逝世觅活地哭令人窒息的痛哭哭成泪人似的哭得悲哀欲绝哭得逝世去活来哭得哽咽难言掩面而泣唏嘘饮泣抽抽搭搭地哭抽抽泣噎地哭一把眼泪一" />

小说,小说描写训练——哭

">

号天跺地地哭 撒野打滚地哭 顿足捶胸地哭 呼天抢地 寻逝世觅活地哭 令人窒息的痛哭 哭成泪人似的 哭得悲哀欲绝 哭得逝世去活来 哭得哽咽难言 掩面而泣 唏嘘饮泣 抽抽搭搭地哭 抽抽泣噎地哭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幽幽地哭 哭泣 悲悲切切地哭 抽泣 哽咽 泣不成声 嘤嘤抽泣 呼天嚎地 撕心裂肺般哭 又苦又咸的眼泪 咸涩的泪水 晶亮的泪水 晶莹的泪花 辛酸泪 屈辱的泪水 愤懑的泪水 混浊的老泪 泪如雨下 泪如泉涌 泪如断珠 宏亮的哭泣 哀嚎 呜咽 痛哭 抽泣

●我流泪,濡湿的枕巾,一次又一次,对滑落的泪珠默许着,那一缕莫名的乡愁,便在我的脑海中游走。

●一滴泫然的灼泪兀自挂在风霜历尽的面颊,长长的逝世寂的沉默,我听到他一声悄然的叹息.

●两颗晶莹的水点,在眼角里一闪一闪地苞出来,像是荷叶上的露珠,像是铜盘里的水银。

●那两颗水点慢慢地大起来,大起来,蜗牛似的,一步一步爬下了两颊,划了两条潮湿的直线,两条路,两条深红的路,白色的亮光映着这流下来的水点,显得非常娇艳,非常鲜红。

●她站在桌子跟前抽泣着,顺手拿起那块抹布来准备擦眼泪,等到清楚是抹布的时候,就又往桌子上一掷.那敝旧的红纱懒洋洋地从桌子上滑到地下去.

●白林的脸象是被混凝土铸住了,他傻呆呆的站着,惨惨的逝世盯着地面,如同木偶一般。泪水在眼窝里盈含,却始终没有掉下来。

●他的心哽咽着,泪水一阵一阵的涌出。在海潮般的掌声中,他仿佛看到一个小男孩,在欢叫着蹦跳着翻滚着白色浪花的澎湃呐喊的碧蓝的大海奔去。在那里,他永远都不会觉得孤独。

●小的听着,便迫紧喉咙叫嚷,作哭泣的声调,小手擦着眉眼的部分,但眼睛里实在没有眼泪。

●每夜带着七八分酒意回家,矜持着吃晚饭,同父母说话。一躺到床上,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头顶上一盖,再也作不得主了,他总是轻轻地哭泣地哭。

●她想着这样的意思,感到自己太悲凉了,骨碌地伏在桌子上,让一腔悲泪尽量往外流;她的肩背有韵律地波动着,两条乌亮的发辫,象征她的心绪似地纠结在一起了。

●他猝倒似地靠身在墙上,眼泪陆续地淌,倒垂下来的蓬乱的头发完整掩没了眉额,哭声是质直的长号。

●我望着外滩一带的灯光,我记起我是怎样地送别了一个我所爱的人,我的心开端痛起来,我的不常呜咽的眼睛里竟然淌下了泪水。

●他们都以为她因为可怕而哭,而大家又被这同样的可怕折磨着,他们找不到一句抚慰她的话,反而感到哭声像刀一般割着他们的心。

●平日阿珠瘦弱的身子,苍白而胆怯的神色,都一齐奔赴到眼前,越想越伤心,眼泪落得如雨一般。

●然而有一滴什么东西落在地下了,女人在哭,先是一颗两颗的,后来眼泪便在脸上开了。许多条河流不断的流着。微弱的麻油灯,照在那满是灰尘的黄发上,那托着腮颊的一只瘦手在灯下也就显出怕人的苍白。

●阿姆呆坐了一会,伸着手轻轻摸摸他的手臂胸口,肚子,腿,摸一回,叹一回,摸到他瘦嶙嶙的小腿时,就无声地哭了起来。

●个哭声很突然,好像是一匹布,在我耳朵边,被人从头到尾撕裂所发出的一种扎耳钻心的沙哑的嘶叫。

●不是哭,是一种要把呜咽抑压住的噎气的声音,因为抑压不住以致咳呛起来,一咳呛,呜咽声也夺出喉咙,变成一种近似尖叫的悲鸣,像一只在冬寒的夜里临逝世的鸟叫,哭声凄凄泣泣,把人的神经一寸一寸的割着。

●半晌,她的头与肩膀开端颤动,两只手紧紧互扣着,手也在抖。最后她抬起湿糊的脸,两只血红的、汪着泪水的眼睛盯着我,定定摇头。

●小女生的脸孔倏然雪白,嘴唇瘪了瘪,眼睛里有了水雾,那小嘴唇却抿得紧紧的,顽强的忍住泪水,

●她倏然把头转向一边,感到有两股热浪直冲进眼眶里,视线在一霎时间就成为含混一片。

●那眼里已蕴满了泪,而泪光中,又蕴满了感谢、祈求、委屈、盼望,以及千千万万的言语。

●感于那份似海般的深情,她怔怔的站在那儿,眼泪就不知不觉的溢出了眼眶,滚落到衣襟上去了。

●每当她无以自处的时候,她就只有咬紧自己的嘴唇,好像一切为难、哀愁、苦楚……都可以在这一咬里发泄了,或者说,因这一咬而被把持住了。可是,泪雾升了起来,她看不清车窗外的任何风景了

●她抽泣着,脸上堆满难受的愁云。

●她拼命把哭泣声压下去,可是眼泪还是断线珍珠般的滚滚而下。

●爷爷心如刀绞,泪水顺着满脸的沟沟道道簌簌的落下。

●那姑娘双手捂着脸,尽力地抑着哭声,憋得肩膀一抖一抖地搐动。

●她的头发散乱,眼睛红肿,脸上布满黑一道白一道的泪痕。

●她的眼眶又红了,又有一层晶莹的薄雾蒙主了瞳孔。

●那样悲惨凄苦无所告知一张老肚,枯发蓬飞,两手扒心,五官扭曲如大地震之馀的崩瘫变形,她放声的哭号破纸而出,把一条因绝早而尚未醒透的大街哭得痉孪起来。

●她心颤,她指尖凉,她颊上的晕红,渐渐消退。她徐徐的抬起双手,掩着眼儿,又徐徐的跪了下去。她幽咽着,她秀削的双肩,在纱衣里翕翕的颤动。

●她的眼睑红了,嘴唇苦楚得颤动了一下,稠密的睫毛底下,重又流出眼泪来,停留在面颊上,闪闪发光。

●好像捅破了泪泉似的呜呜地直哭。

●柔肠百转,涕泪交换,呜哭泣咽哭个不停。

●她双手捧着脸,痛哭起来,肩头剧烈的耸动,眼泪把手绢湿透了。

●她那双丹凤眼哭得蜜桃似的肿胀。

●断断绝绝的哭声像淅淅沥沥的雨点,浇在心头的火堆上。

●那珠泪儿断断连连,早已湿透了手巾,冰凉的眼泪顺着两颊流进嘴里,把破碎的心也给冰透了。

●她哭得更悲哀。哭得月儿不亮,哭得星星不明。涧涧的流水,也呜呜误啦啦地放悲歌。

●妈妈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颊滚落在枕头上......

●突然,她哭了,那瘦弱的身子,颤动得像风地里的树叶一样。

●她的两眼哭肿了,像熟透的桃子似的。

●小女孩直呆呆地站在那儿,小脸的腮帮上,两串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般滚滚而下。

●那女孩双手捂住脸,尽力地抑着哭声,憋得肩头一抖一抖地搐动。

●老太太哭得眼泡儿像铃铛,脸上也黄肿不堪。

●她脸色沮丧,两眼像水里泡胀了的红枣。

●她心中一热,串串泪水,泉涌般顺着脸颊滚落下来。

●他那双眼睛像拉开了闸门,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她说了没两句,那眼泪就像明亮的露珠一般滚落下来。

●那不断头的泪水,像雨帘一般,流过她的面,头两边的枕头,湿了一大片。

●这时她的怒气,好象一根绳子绷得断了似的,反倒平息下去;她感到要哭出来。她拼命地熬住,绷紧了面皮,跟孩子似地把哭泣下去,可是眼泪还是涌上来,亮晶晶地挤在眼圈边儿上,一忽儿功夫两颗大泪珠分开了眼睛,慢慢地顺着两颊流了下来。跟着又流下别的泪珠,流得更快,就好比岩石里渗出来的水珠,一滴一滴落在她的圆鼓鼓的胸膛上。她腰板挺,眼睛定着向前看,脸绷得紧紧的,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只盼望别人不要看她。

●七嫂子哭得厉害了,她那孱细的身躯在激烈地抽动。她紧抱着丈夫的广大肩膀,把脸偎在他的胸脯上。她的心,她的肉,她的血,她的骨头,她的筋髓,她的一切一切,全碎了!全化了!全变成泪水棗不,是血,象滔滔不绝的山泉,无尽头地涌出来!

●回家去,中堂里正撤着午餐。母亲坐在中间屋里,看见我,眼泪便滚了下来,我那时方寸己乱!一会儿恐怕有人来送我,与其左右是禁制不住,有在人前哭的,不如现在哭,我叫一声:"妈妈",挨坐了下去。我们冰冷颤动的手,紧紧的互握着臂腕,哭泣不成声!棗半年来的自欺自慰,相欺相慰,无数的忍泪吞声,都积攒了来,有今日纵情的一恸。

●她突然变了神色,目光由光明而变为昏暗,固定在他底脸上,半晌说不出一句话。她底嘴唇微微动了一下,但并未说什么。她底眼睛开端在发亮,被一层晶莹的玻璃似的东西罩着,睫毛接边地动了几下。"当真的?"她终于发出了这句话短短的问话。眼泪沿着面庞流下来,她再也说出第二句话。

●他俯下脸,看水芳妹。她怎么了呢?嘴唇儿打着颤,神色白得吓人,挂着泪。泪从眼窝里涌出,那么多,那么高,象两眼小泉,噗啦一滴,噗啦一滴,不断线儿。他想抬手给她擦,可手好象不是长在自己身上,抬不起来。天哪!她多么俊,象一朵顶着夜露的花儿……

●她愿意听到第三个人的声音,可是他并不唤她,她就伤心肠哭起来,连串的眼泪很快地从她那长麻子的脸颊上流到了她的胸口。她哭着,把她的光着的胸膛在干燥、温暖的地上擦来擦去,只是为了不要再感到到这种越来越使她难过的胃热。她哭了一阵又不哭了,她极力忍住她的吟,好象她惧怕别人听见了会制止她哭似的。

●舅妈"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好像溢满洪水的大江决口一样,那么激烈,那么痛快,把多少天心中积满的苦水一下子倾注了出来。

●她的眼睛湿漉漉的,猛地一下,她转过身去捂着脸,将头靠在墙上,扭动着肩膀哭泣地哭起来。

●孙强向门口走了几步,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掉了下来。

●哭声从很远很远的处所隐隐传来,断断续续的,像窗外渐渐沥沥的秋雨。

●她捂住脸,蹲下身子,像小孩子似的嘤嘤哭起来了。

●她双手捂着脸呜哭泣咽地哭了起来,不断溜儿的泪水,从手指缝流溢出来。

●女人们的哭声尖锐得像刀子一样戳人。

●他心里跟刀子戳了似的,忍不住呜呜哇哇地痛哭起来。

●他双肩剧颤,胸腔里喷出怒吼似的哭声。

●这哭声,音色苍老干涩,如同从音箱决裂的二胡弦上流出。

●她把身子一扭,又渐渐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尖厉而嘶哑的哭声,是那么苦涩,仿佛在黄连水里浸泡了多少日似的。

●他把脸埋在枕头里,呜呜噜噜地大哭起来。

●妹妹的哭声像飞机俯冲时长长的尖啸。

●她坐在到我身边,突然唏唏嘘嘘地哭了起来。

●宝宝张开那没有牙齿的嘴巴,皱着眉头,闭着眼,哇哇地哭着,将小脸挤得像一团凝结了的血块似的。

●她柔肠百转,涕泪交换,呼嗤呼嗤地哭个不停。

●这极其沉闷的哭声,是从胸膛里挤压出来的,包括着无比庞杂的情感,像火山喷射时的咆哮;惊天动地。

注:以上内容均摘自网络公开内容,供写文喜好者参考应用,欢迎转载,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