弊病我为,师徒模式的弊病:我为什么不收徒弟?

汤文洁:我供给的是“启示”而不是“真谛”zhuanlan.zhihu.com

②我们正处在一个要害时代,即将迈入大同世界(新纪元),为了推进这次改变(当然,是大家共同的尽力,不是我一个人的功绩),扮演好此生的角色,我须要做这件事。

汤文洁:改变与不同的未来版本zhuanlan.zhihu.com

汤文洁:人类集体意识下的文明进化zhuanlan.zhihu.com

汤文洁:共产主义实现的条件即将成熟zhuanlan.zhihu.com

汤文洁:关于“事件/渡劫/魔考”:意识跃迁的转折期zhuanlan.zhihu.com

③传统的师徒模式弊端太多,不合适新时期的发展。

前两点在其他的文章/答复中已经充足论述,本文重点说一下第三点——传统师徒模式的弊端。

弊端一:关系位置的不平等

在传统的师徒模式中,徒弟的位置是远低于师父的,形成师徒关系,首先要进行拜师礼,就是徒弟须要给师父磕头/敬茶。

现在虽然随着时期的发展,一些礼仪有所淡化,但是,这种尊卑感的等级观念并没有转变,师父的位置依旧凌驾于徒弟之上。

最直观的表示就在“称呼”上,徒弟通常不能对师父直呼其名,通常要应用尊称。而师父对徒弟就随便的多。

平时对话的时候,徒弟往往须要注意用词,须要时刻表现出对师父的尊重,而师父对徒弟则很随便。想说就说,想骂就骂。

如果师父与徒弟合影或聚餐,那么通常,师父就是中心。

这种不平等的关系,进一步延长到内部,例如,依据入门先后的次序排座次,入门早的往往有更大的位置。典范的如巨匠兄/巨匠姐,常常位置会凌驾于其他师弟师妹之上。

这在强调尊卑等级的观念,在旧时期/以儒家为代表的封建社会比拟容易懂得,但是在当代和未来,如果还是如此,那就不合时宜了。

汤文洁:儒家文化的历史意义与不合时宜zhuanlan.zhihu.com

这种等级思想/位置不平等的思想,必需被淘汰。

这也是为什么建议大家直接称呼我为“文洁”,不要叫我“师父/恩师/巨匠/上师”之类的称号,也不用称呼“您”,用“你”就可以了。

汤文洁:关于实修和如何入手zhuanlan.zhihu.com

称呼,虽然只是一种代号,却暗含着背后的关系和位置。

弊端二:容易迷信化

位置的不平等赋予了师父在师门中的垄断话语权。对于师父的言论,只能虚心接收/认真学习/跟着做,而不容许有任何的猜忌。

师父说的话,不论有没有道理,不论有没有证据支撑,都被赋予了无上的威望。

师父说的话,会被主动的与“真谛/事实”等同。

如果某个人的言论被师父贴上了“不可信”的标签,那就是“不可信”的,而不论事实本相如何。如果某些书籍材料被师父说成“没利益,别看”,那么,就会被当成“禁书”,“坚决不碰”。

现在互联网普及了,一些师门也与时俱进,搞起了修行专用的qq群/微信群,师父们也开了社交账号,这原来是好现象。

但你若点进去一看,则会发明,不管师父说啥,弟子们都是个个顶礼膜拜。如果师父说的确切有道理/有辅助,那你表现一下夸奖,那可以懂得。但无论师父说啥,都是一群人接龙似的“感恩师父”“赞叹”“说的真棒”……全程几乎看不到一个反对或质疑的,那就有问题了……

这种情形其实对师父和徒弟都有害处。对于师父来说,看不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容易变得膨胀,容易固步自封,如果练一些功效的,则容易陷入幻境,甚至走火入魔。

很多带了不少徒弟的修行者,很容易飘飘然,狂妄心很重,还常常宣称自己是某某(家喻户晓的)神仙佛菩萨转世。

而对于徒弟,则面对师父的问题,不敢猜忌,只能强行说明,说明不了就编故事来圆谎。至于质疑师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是“万万不可”的,如果练习时呈现问题或见效慢,只会怪自己不够尽力、懂得力不够……在徒弟们眼中,师父是没错的,有错的必定是自己……

这种情形下,师父的一些小过失的迫害/负面效应很容易被放大。

而徒子徒孙们为了保护师父的无上尊严/威望/招牌,各种编故事/各种随口说的谣言不断出现……这又进一步引发各种问题……

而师父,出于自己的私心,对于那些显明与事实不符的对自己的“乱吹嘘”/“编故事”采用了默许态度,有些虚荣心强的师父,还对那些编故事的徒弟特殊照料(马屁拍的舒畅嘛),由此这般,有样学样……

如此这般,非常不利于徒弟们的修行,很容易被师父带到沟里。

这种模式下培育出来的徒弟,其辨别才能/独立思考才能,着实令人不敢奉承。

这样的徒弟在与师门以外的人争辩的时候,往往会罔顾证据和事实,而是直接抛出师父的某些结论,但是却无法深刻的进行论述/剖析或进一步的争辩。

说不过人家的时候,就会直接丢出师父写的某本书或者师父的课程(常常是收费的),然后把师父夸一番,说推举你去学习啥啥啥,到时候你就懂了……

这种对师父/对教主的无穷追捧/崇敬,在各类修行集团中广泛存在,无论是传统宗教,还是邪教,或者是普通的修行者……

这也是我为什么重复强调“我供给的只是启示,不是真谛”,强调“不要迷信赖何人,包含我”,强调“实践是检验真谛的唯一尺度”的主要原因。

弊端三:单向的传授

不平等的位置和对师父的迷信化,导致知识的传递路径变得单一化。只能师父教徒弟,而反过来则不行。

而在教学的进程中,无论师父说的对不对,无论徒弟能不能领悟真理,徒弟们都得无条件的持之以恒的照着做。

如果师父才能比拟强,能够因材施教还好,如果不能,只是单纯的把自己的经验/修行进程强行套在徒弟身上,那么,就如同让小鸡去学鸭子游泳,贻害无限。

而师父的才能程度,常常成了全部师门的天花板,想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很难做到的。看看那些武侠小说古装剧,各门各派的祖师爷往往是最厉害的,然后常常是一代不如一代。当然,小说只是小说不能当真,但反应的现象背后的原理,却是如此。

实际上,一个健康的交换模式/教诲学习模式应当是双向受益的,无论是教诲者还是学习者,都能从中获益并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例如,《一的法则》的传输者拉,就明白表现,尽管他们(应用“他们”而不是“他”,是因为拉为一个社会身心灵记忆复合体,包含很多个体)通过传导在供给信息和答疑,但是,这个进程中,他们也是获益的,会从中获得成长。

这也是我以“交换分享”而不是“答疑分享”来命名与小伙伴们聊天的内容的原因,尽管大部分情形下,确切是以我的答疑为主。

弊端四:过度的义务

不平等的位置、对师父的迷信化、单向的传授使得徒弟的修行高度依附于师父。这在传统的宗教中,常常将这种单向依附关系制度化。例如,密宗的“上师灌顶”,大乘佛教的“皈依僧”,道教的“皈依无上师宝”,基督教的“神父”,伊斯兰教的“阿訇”……

高度的依附意味着高度的义务,当徒弟把全身心都交给你的时候,你就须要为他负责。但徒弟和师父的关系,究竟不是父子关系,一对父母的子女数量有限,但是师父带的徒弟数量则往往很多,这种情形下,师父是否有足够多的精神和才能来带徒弟,就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了……

而师父本身也是须要进一步修行晋升的,这方面也会盘踞是师父很多的精神,这就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窘境。

弊端五:道德绑架

师徒关系底本仅仅是简略的教学关系。出于对师父付出的知识经验精神的回报/补偿,徒弟们赡养师父,也能够懂得。因此,看成是相似于报辅导班/私教课的服务交易关系,也没太大问题。

但是,由于之前的诸多弊端,师徒关系融入了太多太多不该有的成份在里面,导致师父更像是徒弟在修行进程中的“监护人”(父母),这就引出了“一日为师,毕生为父”的说法,将道德绑架的副作用进一步放大。

弊端六:师门的“苍蝇”

常言道,一只逝世苍蝇坏了一锅好粥。

随着参加师门的人越来越多,师门就成了一个小集团小社会,而这个小集团当中的人所做的事,常常得以代表全部集团。

这有好有坏,利益是好像多个靠山,坏处嘛,难保师门不会呈现几个“败类/逝世苍蝇”,他们在外面的所作所为,都会给全部师门集团带来糟糕的负面影响。换句话说,全部师门的人,须要相互之间背锅。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被师门的人给代表了。

弊端七:不利于辅助更多的人

有了师门小集团就有了界线,有些东西只能在师门内部传授,师门外部的人就无缘接收。

如此就大大限制了信息的传递,进而无法辅助更多的人。当然,某些用镰刀和子宫强行传教的除外。

更有甚者,在师门内部还划分三六九等,比如说内门和外门,有些东西只能内门学,外门就不可以。

究竟对于很多人来说,我只是想从你那获得少量的启发或部分修行经验,但我并不想参加师门。

弊端八:无法真正的倾囊相授

师门内部的金字塔构造导致了——谁从师父那获得的东西越多,谁就有可能在师门中盘踞更高的位置,甚至将来有可能接师父的班(享受至高无上的权利和光荣)。

而师父本身,想要长期保持徒弟们对自己的崇敬和自身的威望,就须要让自己始终坚持在比徒弟们远远厉害的程度。但究竟师徒模式属于单向传布,盘踞师父精神的同时却并不能给师父自身的晋升供给多大辅助,因此,要保持这种等级差,就必需藏着掖着,必需保存足够的神秘感。

否则,教会徒弟饿逝世师父,如果某个徒弟悟性很高,把自己多年研讨的结果都学会了,甚至展示出反超自己的迹象,那么,自己的威严何在?

如果徒子徒孙们发明,某个师门中的人超过了师父/教主/掌门,那么,会不会转而投向那个人的怀抱?

而那个禀赋异禀的徒弟,已经把自己身上能学的都学完了,如何让他持续坚持对自己的毕恭毕敬?如何持续保持对自己的赡养?

如果哪天他不愉快,另立山门怎么办?

另一方面,师徒模式携带了太多的义务,徒弟对师父的盲目崇敬,使得师父在传授进程中必需谨言慎行,对于一些自己刚研讨出来不久的最新结果,是不能随意交给徒弟的。

否则,万一哪天发明自己当初的懂得不够深刻/存在一些问题,那怎么办?是打自己的脸还是将错就错呢?

如果打自己的脸,那么如何保持自己那高大上的形象,如果将错就错,那岂不是害自己的徒弟?而徒弟们把自己的全身心都交给自己,如果自己将错就错教徒弟的话,如何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为此,只能够传授少量的有很大的把握的信息方式(至少自己足够的信任),当然,那些骗财骗色不负义务的除外。

这在传统的师徒模式下基础无解。

而我在分享的进程中就没这个问题,一些自己最新的研讨结果可以随时的分享出来给大家,因为我一开端就表明了我不收徒弟/不对修行成果负责,我传布的只是启发而不是真谛,我在后面哪怕发明了之前说的存在必定的问题,那也没关系,大不了回过火去修改就行了。

而我也不须要保持自己远高于他人的威望形象,因为我从一开端就跟大家讲,不要盲目标信任我,跟大家说,我说了什么不主要,主要的是你从中获得了多少辅助/启发/成长,所以,即便我会出错,也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关系的。

如此,我便没什么累赘,就可以敞开心扉的将自己的经验和研讨结果分享给大家,也能够在和大家的互动当中相互辅助/相互成长,这在传统的师徒关系中是很难实现的。

在传统的师徒关系中,师父们别说承认自己的不足和问题,单纯是承认师徒之间的交换属于相互辅助/相互成长就很难做到,还常常故意营造出一种好像是施舍的味道,显示出一种优胜感。

扩大浏览:

汤文洁:修行必需要拜师吗?zhuanlan.zhihu.com

汤文洁:怎么自学玄学,必定要拜师吗?www.zhihu.com

汤文洁:如何选择合适自己的修行法门zhuanlan.zhihu.com